逃避現實,就躲進末日世界去-羊毛記 vs. 末日列車

平日生活太過平淡、公式化時,就會想脫離現實,轉換環境一下。旅行是首選,但時間及經濟能力不得不考量;而最經濟實惠的方式,就是閱讀與電影。

我特別喜歡末日題材的故事,原本熱鬧繁華的場景變得殘破寂靜,那種高反差的衝擊,總是令人興奮不已;就如同有人嗜血,我則喜歡這種末日的畫面。想想也是挺變態的,這是什麼樣的心理呢?是唯恐天下不亂吧!以前,我喜歡慧星撞地球、喜歡《明天過後》,現在我喜歡喪屍,喜歡地堡、喜歡《末日列車》,喜歡在絕望中找尋希望的刺激感。

getImage

最近讓我廢寢忘食的一本書,就是《羊毛記》。它的背景設定是末日之後,外頭的空氣已具腐蝕性,不適合人類生存了。少數存活下來的人類,都只能居住在地堡之中。地堡,是個往地底延伸144層的圓筒型地下碉堡,鐵鑄的中央螺旋梯是通往不同的樓層的唯一管道。高樓層住的是階級較高、較富有的人,越接近地堡底部,階級越低,生活條件也越差。地堡頂樓有個巨大顯示幕,有些人終其一生的願望,就是要爬到頂樓,看一下顯示幕所顯示的,外面的世界。

關於這本書,能搜尋得到的心得、書評,都在強調地堡裡的階層鬥爭,以及領導與副保安官的深摯情感,幾乎大家的讀後感都如出一轍(該不會都只看完前半本吧);不過這些都不是它吸引我的地方。就如同看推理小說,你會想知道「兇手是誰?」;看末日故事,我就好期待知道,故事裡的人類還有沒有出路,還有沒有希望。

在地堡裡,人類如何維生,食物及各種資源如何取得,地堡內的人類生態如何維持平衡等等,作者在故事中都有合理的安排。特別的是,故事裡的主角不斷在更換,原本你以為的主角,竟然在故事進行沒多久就死了,當時我錯愕到不自覺地張嘴斜眼;接下來由老人繼位主角的角色,沒多久,又死了.....書才翻了一半,兩屆的男女主角都不在了,把讀者丟在一個不知所措的境界,真的是很有趣的設計。

地堡頂樓的巨大顯示幕,即時轉播人走出地堡之後,瘋狂嘔吐、因肺部融化而倒地死亡的恐怖情景。幾經轉折,有人終於走出地堡,消失在顯示幕前。而地堡外面的世界,人類究竟能不能生存?在地堡裡,沒有希望;走出地堡,卻只有死亡?


讀完《羊毛記》之後,久久不能忘懷。就連進地下停車場停車,都會忍不住想像一下,住在「地堡」的感受。在接著看完齊柏林的《看見台灣》,也開始擔心地球會真的應驗了《羊毛記》的恐怖世界,恐懼末日即將來臨。(老實說,我現在有比較認真在做環保了,祈求地球能長命百歲。^^||)

而最近有一部剛下檔的電影《末日列車》也是末日題材,背景設定更是與《羊毛記》有眾多雷同之處。例如,外頭的世界同樣不適合人類生存了、存活下來的人們必須擠在一個封閉擁擠的空間,有明顯的階級之分、每隔一段時間底層居民就會發生一次暴動。

4872

在《羊毛記》中,許多場景只能藉由文字在腦海中拼湊畫面,想像一群人擠在有限的地堡空間中如何生存。而電影《末日列車》就將這些想像畫面描繪出來,末端車廂底層居民的生活環境、中間車廂的溫室、水池、學校,還有前端車廂上流社會的酒池肉林,處處都和《羊毛記》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《末日列車》中的生活與生態設計,就不如《羊毛記》那麼周延,有多處不合理的安排。例如,我就想不通為什麼要選擇一輛急駛的列車作為末日避難的場所呢?這難度感覺上比地堡困難多了。

不過它在劇情、埸景上的設計,的確娛樂效果十足,看火車在冰封的世界急駛,原本熟悉的景象變成雪白一片,感覺震憾又驚奇,的確很有「逃避現實」的效果。

電影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當末端車廂的寇帝斯為了爭取生存權,過關斬將攻進車頭時,列車的獨裁者要他回頭看看這群盲亂的居民,再想想該如何領導他們,維持列車的正常運作。畫面隨著寇帝斯視線一轉,回頭看著車廂及居民,觀眾就能很清楚地感受到,在下位者往上看,與在上位者向下看,角度不同、地位不同,觀點也就不同了。(所以說,換個位子,的確得要換個腦子。)

《末日列車》最後給人類一絲希望,山坡後走出的一頭北極熊,顯示結冰的地球又將有生物存在。


《羊毛記》著實比《末日列車》精彩,但如果讀完《羊毛記》,再接著看《末日列車》,就會有讀完《哈利波特》再進電影院看電影版的豁然開朗的滿足感。

很久沒有寫讀書心得了,因為排隊要看的書太多,一本看完就得趕緊接續下一本,就懶得回顧、懶得寫心得了。不過,《羊毛記》真的很推薦,不寫一下真的對不起它^^。

補充一下,為什麼要叫《羊毛記》呢?很多人跟我一樣,看完整本也不知其所以然。請教Google大師後,原來這裡的羊毛有三重意思。表面是指,被放逐到地堡外頭,清潔頂樓外頭攝影機鏡頭的羊毛刷;其實暗指英文諺語中的「眼睛蒙上羊毛」(類似中文「掩耳盜鈴」),也象徵地堡中的居民有如一群乖巧的綿羊,沒有獨立思考的意志,像綿羊被別人趕來趕去。(摘自灰鷹巢城)

沒有留言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