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, 2011的文章

永遠別做自己不擅長的事

法國數學家伽羅瓦(Évariste Galois)曾2次投考巴黎理工大學。第一次參加入學考時才16、17歲,年輕氣盛、自信滿滿,解題論証寫得馬馬虎虎,儘管答案是對的,但仍得不到主考官的青睞,於是名落孫山。再度報考巴黎理工大學時,自己正直的父親卻遭人惡意中傷而自殺,因而影響伽羅瓦的應考心情。考試時,他跳躍式的思維令主考官感到很困惑,伽羅瓦一氣之下將黑板擦直接扔向主考官。結果,非但學校沒考上,也因此而鋃鐺入獄。之後,他因為偏激的政治思想而2次入獄,期間甚至數度自殺。獄中,他結識了一位醫生的女兒,並且陷入熱戀。在那個年代,若是有兩位男性心儀同一位女子,就必須以決鬥方式來決定誰有資格成為護花使者。也因為這段戀情,他陷入一場決鬥,而對手是當時法國最強的神槍手。決鬥前夕,他將畢生對數學的所有研究快速地記下來,交給他的朋友。果然,決鬥當天,在距離對手25步遠的地方,他的腹部中彈,倒地身亡。那年他才20歲。在他死後15年,他的論文才被發表出來,整套想法被稱為伽羅瓦理論,是代數與數論基本支柱之一。他的推論結果非常豐富,並證實古代數學三大難題中的「三等分解」及「倍立方」為無解題。這個故事是從大陸電視劇「蝸居」的對話中聽到的。而它的寓意就是「永遠別做自己不擅長的事」。

回歸簡單

拜科技之賜,現在好多東西都變得超級複雜。我想找一款手機,輕薄、有令人感到開心的造型(設計過的簡潔,溫暖的觸感),功能回歸本位,就是打電話、接電話,收發簡訊,加上通訊錄。這樣就好。這樣的功能,手機就不應該高價位,頂多1、2千元搞定。我想,立刻就會有人給我答案,一種給年長者用的手機。為了顧及世俗的觀感,我很快就會打消這個念頭,依舊拿起我的多功能智慧型手機(iPhone獨領風騷之前的冠軍機種)。以前人家說,前進的過程中別忘了看一看周遭的風景,路邊的小花,金澄澄的夕陽。現在,你即使走在路上,也似乎被一個玻璃瓶罩住,與外界隔絕,眼睛裡所見到的,也都是透過科技傳遞的數位訊息,Facebook裡朋友的留言,也比坐在對面一同用餐的人更有趣。人如同進入科幻電影般,自然儘管存在,但會開始忽略、遠離祂。人與人的面對也成為一種壓力,不習慣與人相處,寧願與機器互動。塑化劑摻入酵素之類的健康藥丸中,讓很多媽媽驚恐又自責。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捨棄健康天然又便宜的蔬果不吃,費心思花大錢找來一些不知道用什麼揉出來的奇怪化學品食用。最近從圖書館借回一本《法國女人不會老》(同系列另一本《法國女人不會胖》似乎較為賣作),其中寫到法國人對於自然的追求,讓我開始想在生活中尋回一些單純,一些簡單。面對炎熱的夏日,一整天待在空調辦公室的人不能體會外頭烈陽之下那種燙人的滋味,我也經常為這種不舒服而懊惱。但這本書的作者認為,如果夏天的炎熱讓生命進入休眠,或是躲在現代化的空調溫度中,那麼如何能感受到四季的變化呢?夏季,那就換上舒適的棉麻服裝,只畫淡妝甚至裸妝,在陰影下享受著徐風,輕搖手中的扇子。要多一點自然,多一點心靜,多一點清涼。一杯冰檸檬水,一本好書,一個微風的午後,渡假的心情就油然而生。這樣換來的滿足感,比起在虛擬世界、聞著機器的空氣,強烈聲光刺激之後留下來的空虛,應該會更讓人感到愉悅吧。 今天外面的溫度也是30好幾,沒開冷氣,就用吊扇吹起一些自然風。望著窗外的天空及遠處的隱約山形,聆聽音響播出的自然音樂,就是那種有啾啾鳥叫、嘩嘩流水聲的....自然音。嗯,這樣就算回歸簡單、回歸自然吧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