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, 2011的文章

夢境

最近聽到,也看到很多人主張,要把夢記下來。夢會象徵什麼、預言什麼、宣洩什麼......。但是,我總來不及寫下我的夢,不是匆匆忙忙地起床,就是恍惚醒來之後又立刻睡去。不過,我經常夢到那幾個熟悉的場景。這是一個,汪洋一片,而我在水中。沒有太多恐懼,但就覺得很新奇很有趣,有一種坐大怒神的刺激感。

傷後的南橫

前年八八風災後已經快2年了,南橫還沒完全復原。你或許可由新聞上看到災區的斷垣殘壁,但實際走一遭,才能真正感覺到那種驚心動魄。今年的二二八假期,我們安排一趟南橫梅山之旅。因為,南橫往東只通到梅山,再過去的梅山到埡口路段仍是禁止通行。從高雄到寶來都是一路順暢,只是連續假日美濃地區有點塞。但近甲仙之後,塵土風揚的景色取代了以往的蓊鬱山林,光秃秃灰濛濛...與以往的美景真是天壤之別。到梅山的最後7、8公里,公路已不復見,取而代之的是大石堆中硬開出來的便道。走過這段路,新車也會變得歷盡滄桑。

告白

電影一開始,冷冽的用色,就透露出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絕望。老公說,這個電影喜歡用平靜的手法,說出令人驚異的事實。